Why Don’t You Get a Job? – The Offspring

32 Why don't you get a job

第一首Ska Punk(a combination of ska and punk rock)的体验,最近听了不少Modern Rock,觉得很有感觉。玩虾米Loop的时候听到一些不错的Post Rock,发现自己对电吉的兴趣已经到达一定的程度了。

通常听到一段极为好的旋律时,再配上适合的乐器组合,就觉得音乐技巧什么的还是go to hell吧,但是有的时候又觉得很多原理和理论知识对一首好音乐相当重要。有的时候觉得Sympathy For The Devil的确是听不惯,但是又不能否认歌词的强大影响力。在给自己音乐库中的音乐打分的时候,往往能博得5星的歌曲不会是那些有巨大历史影响力或者拯救世界颠覆某个时代人们观念的歌曲,我承认在一定的时代它们就是标志,在一定的环境下它们就是教科书,是需要学习的对象但是我能怎么办呢,第一通常没有6星,我给不了5星,其次值得学习的内容并不一定需要单曲循环去享受,例如常规赛中一次教科书版地传接配合,看个10遍学习一下也就那样了,再接着就不如去看看秀技的ALL STAR,看看学习不能但是惊艳的片段,这些不一定充满技巧性和实战的效用,但是它们很出彩。

作为一个非职业人士的音乐爱好者,也不是时时带着批判的目的和思想去对待歌曲的,不考虑的可以有很多:其歌词的深刻含义是什么,其音乐表现的技巧性,vocal如何,live可能会如何,这位歌手有没有前途。听音乐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并不是非要来评一评细节的,那是评论家做的事情,So有人会说,我认为好的音乐就是能让我单曲循环的,或者是好的音乐是在我悲伤亦或是快乐的时候可以引发共鸣的,有的说中国的很多神曲completely就是回收站曲目,有的感受到了各种环境下它们带去的快乐。我想说的是,那种时候,就给个five-star的评价吧。

如是说,并不意味着有内在价值,有深度影响力的音乐不值得去听,毕竟,这样的音乐看似不多,但纵览各个流派各个社会阶段,就会发现其复杂性,似乎太多的音乐都在潜移默化地改变音乐历史的进程,有的推动得多,有的推动得少,但或多或少,都是改变,对于那些有深度挖掘意义的,学习便是

有的是历史重大政治事件的重现,有的是某流派音乐历史的关键,有的是反主流文化历史的开端…光是历史意义我们就可以分好多好多来看待,现在,你还敢轻易说当代的某首歌一定很烂么?百来年后它可能就是教科书上的转折点。

再说’好’,好包含了千千万万种意思,若我说,义勇军进行曲很好,有错吗?再者,我说,最炫民族风很好,有问题吗?–有吗?真的吗?有的话你开聚会办晚会不要放啊= =

讨论了这么些,反问了那么多,无非就是想说,我可以给千本桜一个5 star嘛=。=

这首的verse部分完全借鉴beatles的Ob-La-Di, Ob-La-Da,来自我的five-starS.关于歌词,没有多么大实际意义,不管是男的女的,统一把好吃懒做不赚钱的批判了一遍,倒是挺适合父母给孩子的警示曲哈,实际点,everyone will enjoy那些bay,expensive taste,dinero和其它一些享受的东西,但请先把握住自己的人生,能自力更生再去体验这些。The Offspring的特点就是那非常有冲击力的声音,和heavy metal的歇斯底里加上满是bass和电吉的感觉不同,虽然张扬但是绝对是富有向上活力的,非常energetic。歌曲上来就是如此,加上ska的tempo和吉他repeated的伴奏,非常impulsive的节奏感。

MV最后大力拍下DO NOT TOUCH的按钮,引发的explosion惊散了人群,这到底是PUNK的思想啊,最终还是批判没有坚持下去的那些么

Continue reading

Les Feuilles Mortes – Yves Montand

Les Feuilles Mortes

“Autumn Leaves” is a much-recorded popular song. Originally it was a 1945 French song “Les feuilles mortes” (literally “The Dead Leaves”) with music by Hungarian-French composer Joseph Kosma and lyrics by poet Jacques Prévert, the Hungarian title is “Hulló levelek” (Falling Leaves). Yves Montand (with Irène Joachim) introduced “Les feuilles mortes” in 1946 in the film Les Portes de la Nuit.

文章内容by[已注销]的日记from豆瓣

Les feuilles mortes(意为 “the dead leaves”,枯叶)是作曲家Joseph Kosma(1905-1969)在1945年于法国创作的香颂。1946年,法国歌手,影星Yves Montand(1921.10.13-1991.11.09 )在影片” LesPortes de la Nuit《夜之门》”中,演唱了这首歌。但这部电影在当时并不成功,虽然小有知名度的Yves Montand当时已经和Edith Piaf 在一起,但是Montand也没有因为这部电影以及这首主题曲而受人注目。直到1948年,已经走红的Yves Montand 在友人引荐下认识了诗人Jacques Prévert。Yves Montand 非常赏识Jacques的才华,便邀请 Jacques Prévert重新填词,Yves Montand 再次演唱,终于使这首经典流芳百世。1950年,美国音乐人John Herndon Mercer(1909-1976)将”Les Feuilles Mortes”改写成英文版”Autumn Leaves”。
这首歌无论是法语香颂还是英文、爵士乐版都曾经被许多人演唱,演奏过。收集过十几个版本,把特别喜欢的10首挑选出来,包括原唱Yves Mantand的两个录音版本。

曲目:
01 Yves Montand……………………Les Feuilles Mortes.I
02 Yves Montand……………………Les Feuilles Mortes.II
03 Edith Piaf…………………………..Autumn Leaves (Live)
04 Louis Armstrong…………………Autumn Leaves(Live)
05 Nat King Cole…………………….Autumn Leaves (1992 Digital Remaster)
06 Laura Fygi…………………………Les Feuilles Mortes
07 Andrea Bocelli……………………Les Feuilles Mortes
08 Lisa Ono …………………………..Les Feuilles Mortes
09 刘欢………………………………….Les Feuilles Mortes(Live)
10 Iggy Pop……………………………Les Feuilles Mortes

Les Feuilles Mortes

图片及歌词请点击Continue reading

Continue reading

I Fought the Law (The Clash Version)

Recorded by the Clash in 1979

(Written by Sonny Curtis of the Crickets,Firstly popularized by Bobby Fuller Four [1965])

Genre : Rock (Bobby Fuller Four)

Genre Punk Rock (The Clash)

昨天晚上在其它地方写过关于此歌歌词的个人理解上的随笔,搬运到博客来。

The Clash版本和原版的差别,似乎很容易听出来,能借鉴到区分多个“Punk”字样的流派。更深层地看,原版更多的是”政治导向”,而后者更能体现”尽情抵制”。

全曲很短,歌词重复度相当高,”I fought the law and the law won”出现了近20遍,其它的部分似是对状况的描述。”Breakin’ rocks in the hot sun”为全曲开头,表达的是”挖矿日当午”的一个景象,黝黑的皮肤,烈日下挥汗奋力工作的这么一个man,很容易看出是一个处于middle class的家伙,甚至是underclass。”I needed money ’cause i had none”直至”Robbin’ people with a six-gun”解释了它触犯law的过程,起码是歌词表面上想要描述的一个情景,结合”left my baby””best girl i had”等”痛苦”的表述,完善了这么一个社会底层工人的悲苦生活。”Guess my race is run”其中”race”有种族的含义在,但具体的解释只有原作者知晓了,作词的Sonny Curtis本人是白人。

“I fought the law”是指”Robbin’ people”犯下的罪,但是并非是他天生从内就是恶人,他有自己的工作,”hot sun”下也坚持着,他有着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在他的眼中自己的妻子是”the best girl”,心中如果是邪恶的人自然眼中也没有这种”美”,所以说白了反映的也是无奈,因为这不是一个good man通过努力就可以使生活得到保障的社会。

许多这个年代的白人流行曲更多的是将音乐与政治联系,阐释一些反社会主流文化的内容,而这类白人通常来说是年轻人,对父辈所掌控权力的社会进行另类的抵抗,或者是用激烈的方式凸显自我意识。”I Fought the Law”是以那一代踏入社会,工作着的人民为描述对象,评论了一些社会问题。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