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RollingStones – Shanghai – 2014

滚石2014上海演唱会

TheRollingStones – Shanghai – 2014

不说话,先上图,视频改天上(没多拍,这种可遇不可求的老BOSS只能是欣赏为主了)

另外!主办方称滚石上海并非内地绝唱,这和我预期不同啊,顿时激动了起来!

曲目单:

01. Jumpin’ Jack Flash — The Rolling Stones 
02. Get Off of My Cloud — The Rolling Stones
03. It’s Only Rock ‘N Ro… — The Rolling Stones
04. Tumbling Dice — The Rolling Stones
05. Dead Flowers — The Rolling Stones
06. Ruby Tuesday — The Rolling Stones
07. Street Fighting Man — The Rolling Stones
08. Doom and Gloom — The Rolling Stones
09. Miss You — The Rolling Stones
10. Slipping Away — The Rolling Stones 
11. Happy — The Rolling Stones
12. Midnight Rambler — The Rolling Stones 
13. All Down the Line — The Rolling Stones 
14. Paint It Black — The Rolling Stones 
15. Gimme Shelter — The Rolling Stones 
16. Start Me Up — The Rolling Stones 
17. Sympathy for the Devil. — The Rolling Stones 
18. You Can’t Always Get What You Want — The Rolling Stones 
19. (I Can’t Get No) Satisfaction — The Rolling Stones

完整地址:http://www.xiami.com/song/showcollect/id/14793550?success=2

 

L1030869 L1030876 L1030883 L1030891 L1030894 L1030897 L1030901READ MORE

昨晚的回忆便是全场站立high,虽无人浪,但是整个地板都在颤动着。

以下总结各种关于这次的采访和新闻报道,了解更多~

阅读篇

独家对话滚石:和披头士关系像互帮提袜子

转自新浪  英国滚石乐队六年没来中国了,但好消息是,3月12日,这几个老头儿将登陆上海开唱啦!即使他们是很多摇滚乐迷永远的偶像,包括国内的摇滚界大咖,即使他们的许多歌曲不会变老,但是对于生命本身,你已经不能对这几位年近70的老爷爷说“你还年轻”了。不过,主唱米克-贾格尔拍着胸脯说,“健身让我保持良好体格”,那就姑且放宽心,去现场“像贾格尔一样摇摆”(Moves Like Jagger)吧,因为老头儿们仍然怀抱炽热的希望看到“中国为其摇摆”。

此次来华,滚石乐队将带来一百多人的巡演团队,并包机往返,足见其架势。但凡来华的外国明星,总会被问到诸如“中国美食”“中国名胜”等等“常规问题”,不过滚石并没有给出“宫保鸡丁”、“火锅”这样的“标准答案”,而是选择了“家常菜”。关于长久以来的“对手”披头士,滚石的评价亦像是“家常菜”一样平和暖心。

时隔六年来华 最想品尝中国家常菜

新浪娱乐:距离你们上一次来上海演出已经过去了6年,有什么想对中国乐迷们说的吗?

罗尼-伍德(吉他手):能再次回来我感到很兴奋,不论是上海还是澳门,因为我从来都没有去过澳门。我们希望中国的朋友听到我们的音乐。我们希望看到中国为之摇摆。我们真的很期待这次演出。

新浪娱乐:这次演唱会有给中国乐迷带来什么特别礼物么?

罗尼-伍德:我们有一个超级棒的演出,我们渴望人们可以听到。而且米克-泰勒(Mick Talyor)也加入了我们,他是布莱恩-琼斯(Brian Jones)之后的吉他手。对我和Keith来说能和他一起演出,感觉很好,可能是两首、三首或是四首歌。它使我们的演出更有趣,更具多样性。

新浪娱乐:抵达中国有什么特别感兴趣的地方或美食么?

罗尼-伍德:是的,的确有。我想进一步看看这个国家。大国这么大,真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了解呢。

我们一直都喜欢吃中国菜。尝遍世界各地的食物是种有趣的体验,到不同的地方品尝当地的食物,又是一种不同的感觉,这种感觉更真实。我想中国一定有一些特别的家常菜(home cookin),我这么称呼它,我很期待能够尝试一下,这将会是非常有趣的。

新专辑进入日程 传统CD发行已经过时

新浪娱乐:上一张录音室专辑《A Bigger Bang》已经面世快10年了,有没有发行新专辑的计划?

查理-沃兹(鼓手):新专辑从某一程度来说还真要依靠米克(Mick)和基思(Keith),因为他们负责写歌。我可以说,是的,我们正在做一个新专辑,但我们需要坐在一起,看着彼此,因为我不需要写任何歌曲,所以他们才是决定新专辑能不能真正面世的因素。我现在并不知道会不会有新专辑,甚至我不知道有没有必要去做一张新专辑,你似乎都不太听到它们了。我的意思是,我不知道我们是否要做另一个专辑,因为专辑似乎已经有点过时了,人们已经不那么做了。这是你以前做的事情,在过去,你需要有一张新专辑或者一首单曲来支撑一个巡演,但是现在,我们有了iTunes,这个时代已经不同了。你可以制作一张精彩的回顾专辑,评论家们喜欢这些,像是一种自我价值的体现,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正在继续。

新浪娱乐:对于年轻一代的乐队和音乐人,有没有你们欣赏的?最想和哪位音乐人合作?

罗尼-伍德:我知道一些新人,比如普林斯(Prince),他刚出道时,我们很热爱听他的现场,因为查理(Charlie)先发现他的,随后米克(Mick)和我也注意到他,我们开始和他合作。我们也给于过一些乐队帮助,像是U2乐队,我们在他们刚起步的时候会给他们一些提示。帮助别人是很好的,米克(Mick)也帮了史密斯飞船(Aerosmith)不少。

主唱分享摇摆秘诀:适当健身保持体格

新浪娱乐:主唱Mick Jagger每次演出的状态都是那么棒,他有什么独到的健身方法吗?

米克-贾格尔(主唱):一个巡回140场演出,你必须保持非常健硕的体魄并且不过度。和团队在一起,要学会变得更聪明,千万不能躲在角落。你要经常健身,让你自己保持非常健硕,但同时也不能伤到自己。这是最重要的事之一,任何形式的娱乐都和任何形式的运动一样,虽然不全然相同,但也有类似之处,那就是你不想要伤到自己。你必须花大量的时间来保护身体不受伤害,否则你会把自己毁了。

老当益壮不言退休 与披头士友好竞争

新浪娱乐:三位成员都已经超过70岁了,你们有没有退休的计划?

罗尼-伍德:没有,我们不会停下来。

新浪娱乐:上一次的“A Bigger Bang”巡演创造了票房收入纪录,有没有想过再做一次更大规模的巡演?

罗尼-伍德:我们只期待先完成这次巡演。我们会到遥远的东方,然后到新加坡、澳大利亚还有新西兰,之后我们会有一个短暂的休息,再然后,希望我们能到欧洲和南美继续巡演。

新浪娱乐:对于媒体炒了那么多年的你们的老对头披头士乐队,你们的评价是?

罗尼-伍德:去年我们在20O2开50周年纪念演唱会的时候翻唱过披头士的《I Wanna Be Your Man》这首歌,有意思的是,那晚,保罗·麦卡特尼(Paul McCartney)也在现场,而且他很喜欢那场表演。我们回顾了这50年的种种还有他们多年来创作的不同的歌曲,用这种有趣的方式来压缩一个时期——六十年代的披头士乐队和滚石乐队。我认为这是一种友好的竞争,就好像互相帮助对方拉起他们的袜子。唱片公司总会协调歌曲的发布以免在同一个歌曲排行榜上形成恶意的竞争。

新浪娱乐:你们的经历已经足够传奇,现在回头看有没有什么遗憾的事儿?还有什么一直想做没做成的事吗

罗尼-伍德:我想制作更多的音乐,变得更具多样性,我们一直在学习。还有我希望能有更多关于我艺术作品的展览。

新浪娱乐:你们对于如今音乐数字化有什么看法,传统的唱片是否会仅仅变成收藏者们自娱自乐的玩具?

罗尼-伍德:没有什么能比一张老派的唱片更好了,这是呈现音乐最美好的方式。即使有各种各样的音乐载体,模拟的和数字的,重要的是让你听到想听的音乐。如果我喜欢上某种声音,这是不可否认的。

(采访/KFCMAN、Velvet)

 

对话滚石乐队 将为中国歌迷带来新惊喜

都说歌迷见异思迁,尤其是在这样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歌迷如同一群蜂鸟,总是从一种风格飞向另一种风格,从一名歌手飞向另一名歌手,从一支乐队飞向另一支乐队。即便是音乐界的人士也很难摸准他们的脉,因此推新人也只能是撒网式的,但是国外歌迷依然能几十年如一日,最终把滚石送到演唱会收入排行榜的头把交椅。

摇滚乐在西方属于主流,不夸张地说,它不只是音乐,甚至是信仰。但在中国,摇滚这几年才从地下走到地上,在大众娱乐面前仍属小众。所以,你体会不到国外歌迷对滚石的狂热,也不理解他们为何为一张门票彻夜排队。在他们心中,滚石不仅仅是音乐,滚石的历史就是经典摇滚乐队的历史。

日前,滚石接受了晨报记者的独家专访。从未怀疑“滚石老矣,尚能饭否”,他们“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谈创作 你会变成人性的观察者

记者:上个世纪60-70年代,你们是如何定义摇滚乐的,和现在的想法是否有些不同?

贾格尔:它更多样化,但我不认为真的有很多种,你知道,摇滚对我来说是一样很特别的东西。我觉得的确有很多摇滚音乐,但是真正做到摇滚是另一回事。对我来说,它的滚动,更有意思。这是关乎节奏的事,就我看来,摇滚最重要的是滚动。

记者:最早的滚石是一支布鲁斯乐队,现在你们如何定义它的风格?

贾格尔:扎根于布鲁斯,从马勒到莫扎特,我们什么都能玩。我们的音乐受布鲁斯、摇滚、雷鬼甚至古典音乐影响都很深。很显然,我们还能涉足很多其他的门类,从流行音乐到乡村音乐。

记者:像 《BeggarsBanquet》、《Let ItBleed》等这样伟大的专辑,你们乐曲的灵魂出处在哪里?

贾格尔:制作这些专辑包含了大量辛勤的工作。老实说,它无处不在。早期的时候,布鲁斯和摇滚,还有我一直喜欢的乡村音乐。那时,所有人都听流行音乐,所以你会受到一切音乐的影响。

记者:你们的不少歌曲已经成为摇滚乐教科书了,这些作品创作时通常是一个什么流程?

贾格尔:写歌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我的意思是,一旦你开始写歌,就会发现自己突然成为了一个人性的观察者。你会比平常更用心地观察别人并倾听人们所说的话。我认为这就是我所能形容的写歌的状态,也就是说,你变得更细心,你会观察别人说什么,还有他们的行为。你听到一个短语,也许是一个很普通的日常短语,但背后会有一个意思或一首歌曲,你试图从任何一个平凡人或任何一句话里抓住那些东西。

记者:你们一直热衷和年轻的音乐家合作,这在殿堂级乐队中很少见,是什么让你们做到不与时代脱节的?谁是你们合作过的年轻艺人里最喜欢的?

贾格尔:我们一直都非常喜欢鼓励别人,实际上我时常在思考谁有档期,这些人是否能和滚石乐队配合默契。跟不同的人合作一两首歌总是非常有趣。像是U2乐队,他们一路走来,我们也帮助了他们很多,能帮助他们是一件很好的事情。还有史密斯飞船、米克·泰勒等,我们同样对他们有过帮助。

记者:你们是摇滚乐史上的常青树,是什么让你们的音乐创造力长盛不衰?

贾格尔:一路走来,我们的歌迷始终都很支持我们,对于这一点我一直都很感激,即使歌迷的群体一直都在变化,各个年龄阶段的人对我们的支持仍一如既往。你还能发挥自己的才能,而这时,有些人始终喜欢你,这真是太棒了。流行音乐做得好并不是靠走得有多长远,而是在于不断有新鲜的内容出现,真的,这对我们来说又是额外的恩赐。

记者:基斯作为一名布鲁斯吉他手,到了这把年纪,你觉得有哪些心得能和年轻人们分享?

基斯:如果他们真的热爱音乐,很想走这条道路,那就坚持下去。如果只为出名,那么在短期内你会得到你想要的名气,但是很快名誉这些东西就会离你而去。如果音乐真的是你所爱,你要把你爱的音乐传递给其他人,就会有动力永远坚持下去。你懂的,坚持向前。做音乐是非常需要毅力的。

谈演出 无论什么舞台都享受

记者:在乐队50多年的历史中不乏有过低迷的状态,怎么解决一些看似严重妨碍乐队发展的问题,然后继续前行?

贾格尔:乐队成员来来去去,但总体来说,我们的关系非常好。也许有时候,并不那么好,但随后还是会继续好好相处下去。要知道,玩在一起和在一起玩音乐,这是两件完全不同的事。所以我们一直保持着非常良好的关系,不然我们也不会那样站在舞台上并一起做了这么长的时间。

记者:你们怎样在长时间和高强度的现场中保持体能?

贾格尔:这其实并不难,真的。工作本身就是足够的锻炼,你也必须喜欢它,你必须真的喜欢在路上的过程,喜欢结识新朋友,喜欢旅游。

记者:你们在演出前是如何调动情绪的?

贾格尔:乐队成立初期,我们为大学里的人群表演,我们去各种小俱乐部,唱歌给那些喜欢爵士乐的人。其实,在舞台上就是在舞台上,它没有什么特别的不同,不论你是在一个俱乐部亦或是在格拉斯顿伯里,它都是一次享受自己的过程。世界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你不会去想50年前你是什么样的,直到有人问你。过去也许不同,但对现在的我们而言,更有经验了。我仍然享受这个过程。

记者:一直在坚持这样大型的巡演,这些年是如何保持良好的演出状态?

 

贾格尔:你要经常健身,让自己保持健硕,但同时也不能伤到自己。这是最重要的事之一,任何形式的娱乐都和任何形式的运动一样,虽然不全然相同,但也有类似之处,那就是不要伤到自己。你必须花大量的时间来保护身体不受伤害,否则就不妙了。

记者:对于第二次来中国演出有什么特别的期待?最想给中国摇滚乐手和歌迷带来些什么?

贾格尔:希望中国的歌迷看到一场世界上最棒的摇滚演唱会。上一次在上海的演唱会是在2006年,我真的很有兴趣看看那儿现在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我们准备了一场非常精彩的演唱会,迫不及待地想要让那里的歌迷听到。这次米克·泰勒也加入了我们,他是布莱恩·琼斯之后的吉他手。我很高兴能和他一起演出,我们会一起合作2-4支曲子,这将非常有趣,给乐队带来一些新变化。观众的想法对我们来说是很特别的,也是演唱会的一部分。因此,我不想告诉你们现场会有什么样的惊喜,否则就不特别了。

对话滚石乐队:不用把我们想得太经典

在今年的上海演唱会前,我们和滚石乐队聊了通电话。去年他们成军五十年,全世界都在向这支仍旧“在路上”的乐队致敬,你不用花很多时间,就能从连篇累牍的报道中找到绝大部分你想了解的乐队史、八卦和传闻。但我们想呈现的东西不一样,我们想让这4位殿堂级的“老家伙”告诉我们一点来自上个世纪的个体经验,由他们分别口述一段故事。在有限的通话时间里,我们尽量避免了那些常规的寒暄与对话,最终再舍弃那些诸如“如果有什么特别的计划,我当然不会告诉你们,因为那样就不特别了”的套话,只留下浓缩了滚石式智慧的话语。我们试图与各位分享,“人生的旅途就是难以言喻(Some journey cannot be put into words)”。

米克·贾格尔 / Mick Jagger /主唱

乐队刚成立的时候,我们在俱乐部表演,大的小的都有,通常是小的,唱给那些喜欢爵士的人听。但舞台就是舞台,没什么特别的不同,不管你是在俱乐部还是在格拉斯顿伯里(Glastonbury)表演,你要做的都是用音乐连接台上台下,享受演出的过程,这种经验具有相似性。虽然和五十年前相比,世界已然改头换面,但你不会时刻提醒自己五十年前我是什么样的人,除非有人问。对我而言,经验多了,不代表我的态度变了,变的只是和世界相处的方式,要我说,滚石五十年来玩的是同一种东西,而且你不难发现我们对古典音乐的和弦结构的借鉴。从这个角度,滚石的歌迷都很长情,很多人是通过父辈或兄弟姐妹的介绍才开始认识我们的,比如他们会告诉我“啊,我第一次看你们演出是在1989年”,所以我们的演唱会更像是一种家庭活动。但你们不要把滚石想象得太“经典”,这个世界上有大把大把的乐队,你知道滚石,是因为滚石成立了那么久,已经在你必须了解的行列之内了。你其实只用记住,滚石刚成立的时候,我不过是个经济学院的毛头小子,根本没指望过自己有一天名垂青史。

基思·理查兹/ Keith Richards /吉他手

去年,跳上海德公园(Hyde Park)舞台的那一刻,确实有点恍如隔世。布莱恩(Brian Jones,乐队已故吉他手)还在世的时候 —— 那已经是1969年的事了 —— 我们在这里演出过,舞台比现在小多了。但怀旧感转瞬即逝,你脑子里不会一直播放1969年的画面,因为你得把注意力放在当下。许多人问我,现在的摇滚乐和六七十年代的摇滚乐有什么区别,我的回答是,在我眼里,摇滚最重要的是节奏,“摇”和“滚”相比,后者才是本质 —— 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滚”是一个现在时的动作。写歌也是一样,一旦你开始写,你会发现自己突然变成了人性的观察者,一句普通的日常短语,比如“我得不到满足”,在创作时可能意味着一种对生活的比喻,或者干脆就是一首歌的灵感。这很神奇,因为你比平时更容易发现“无关痛痒”背后的东西。怎么说呢,如果没有音乐,我可能就去广告公司上班了,说不定还会蹲监狱,是音乐改写了我的人生。我不是什么追求成就感的人,摇滚名人堂?拜托,它刚成立的时候,是我把它捧出名的,滚石入选一点都不值得惊讶,也不是什么让我兴奋的事;我更喜欢听一群懂你的歌迷评价你的演出。这种兴奋感不会随年龄增长而消退,我也并不觉得自己老了,只有过生日的时候,我才稍稍意识到变老这件事。但,活在当下,对吧?

 查理·沃茨 / Charlie Watts / 鼓手

对一个七十多岁的人来讲,为期两年的巡演算是很长的了。在家里,我除了锻炼就是吃,但巡演就像是我的第二天性,无论从经济上还是身体上,我都停不下来,但有时候确实吃不消。我没看过关于滚石的纪录片,相比之下,我对路易斯·阿姆斯特朗(Louis Armstrong)的故事更感兴趣。去年,每个人都在告诉我“你们已经成军五十年了”,那时我才意识到,原来时间过了这么久。在我这个年纪,最不在意的就是怀旧。

罗尼·伍德 / Ronnie Wood / 吉他手

1973年加入滚石之前,我是他们的歌迷,但从来没有真枪实弹地表演过滚石的作品。那段时间真的很疯狂,因为我有三百多首歌要学,甚至在蒙托克(Montauk)彩排时,我的架子上还堆满了任务,唯一想的是怎么把歌单练熟。好在我克服了这一切 —— 我想说的是,没有什么比“开头”更难的了。

滚石来华,怎么伺候?

抵达上海之前,乐队下榻的酒店不允许被公开;

餐饮方面,乐队成员均有指定菜单,而这份菜单目前尚未透露给中方工作人员;

演出时,后台必须有推拿师待命;

主唱米克·贾格尔要求在后台准备一条跑道,供演出前热身,热身完毕他会直接跑上台;

乐队要求给每名成员配置一辆豪车及私家司机,司机需着正装,年龄在21岁以上,懂双语;

司机在车内不能使用移动电话,也不许随意和乐队成员交谈。在没有特殊要求的情况下,车内不使用空调;

车内保证有4瓶水。

8年前,我亲历了滚石上海演唱会。

我现在还留着当时的演出证。那会儿我们几个音乐记者都喜欢摇滚乐,觉得自己年轻,梦想和职业绑在一起,所以跳上火车的时候意气风发,自认为在做一件伟大的事情。但那次演出感觉冷冰冰的,他们上场很晚,也特别强势,崔健又不给力,在台上窝窝囊囊的。我身边是人山人海的老外,突然间觉得孤零零的,又有些卑贱。明明是充满热情地来了,但感受到的氛围却截然相反。

前几天看演出,碰到当时同行的朋友,他说“我们再看一次吧,那时候不懂,没进到音乐里面”,我觉得也对,所以又买了票。这次应该更容易享受音乐本身,而不是被环境和言论影响。年轻的时候听滚石,觉得挺酷,但他们音乐中美感的部分,可能要等年纪大了才更理解,包括乐器的编排、曲目的选择,以及那些看起来反讽其实又符合人文关怀的歌词,算是一个检验自己是否长大成人了的标准。对大多数人而言,滚石没有直接和我们的日常经验发生联系,去看演出也就是一次朝圣;包括8年前的我,也是干了件附庸牛×的事儿。现在,我知道内心对音乐的需求是什么,我要去欣赏他们创造的美。

讲述人:郭小寒,资深媒体人。

谁没有一些对滚石的记忆呢?

“试试这个吧,特大牌儿”—— 这是上世纪爱听音乐的小青年买英文磁带时的俗套剧情,但它的确发生过,于是,封面简单粗暴的《Sticky Fingers》成了我高中时一次误打误撞的收藏。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其实分不清台湾滚石唱片、鲍勃·迪伦《像一块滚石》、《滚石》杂志和滚石乐队之间的六度分离,关于乐队的印象也只停留在了“红舌头”上。也许是缘分未到,虽然日后大致拼贴出了滚石的轮廓,但我一直未能建立起真正的兴趣,米克·贾格尔的八卦似乎更能吸引我。直至去年,朋友看完他们在加拿大的巡演,感慨“一生一定要看一次滚石的现场,虽然票价很贵,但真心值”,我才醒悟过来。实话说,和他们的“老对头”披头士相比,国内对滚石燃过真感情的歌迷十分有限,“人人都知道滚石,但不知道如何去爱”,这句话还是很中肯的。当年因为非典,老家伙们弃掉了北京的现场,2006年和这一次都只瞄准了上海,但我还是决定跨省去看这场演出,也许3月12日,就是我“路转粉”的开始。看过现场后,爱上这样一支乐队,可能还不算晚。

讲述人:古逃逃,资深音乐记者。

滚石乐队来上海 是怀旧还是赚钱机器?

英国滚石乐队(The Rolling Stones)时隔八年又要来上海了。3月12日,滚石的“14 On Fire”巡演上海站将在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开唱。这一次, 除米克·贾格尔(Mick Jagger)、基斯·理查兹(Keith Richards)、查理·沃茨(Charlie Watts)、朗尼·伍德(Ronnie Wood)外,1969-1974年的乐队成员之一米克·泰勒(Mick Taylor)也将作为演出阵容之一回归。

滚石是否仍是最好的摇滚乐队已不好说,除了单纯的怀旧之外,这支乐队是否还能给人“肮脏的感动”也不好说。重要的是,这很可能是老家伙们最后一次来中国。素来以超高票价著称的“滚石”,此次除最高VIP套票外,2880元的最高票价对他们来说也不算很高(2006年最高票价为3000元)。最重要的是,我们等到的,将是怎样一场演出?不妨看一看西方主流媒体对此前两年他们在英美两地的现场评论如何。

2013.7.8

海德公园 《卫报》

滚石乐队也许不再是“世界上最好的摇滚乐队”(还有谁能担得起这个称号呢),但他们依然是音乐领域令人生畏的力量。

他们的舞台没有炫目的装置。乐队成员只是被投射到超大屏幕上,然后在《Sympathy for the Devil》唱起的时候于屏幕上出现海德公园树木被烈焰吞噬的场景。他们的单曲《Gimme shelter》拥有势不可挡如坦克一般的力量,《Paint It Black》在布鲁斯音乐爱好者眼中依然拥有里程碑式的意义。总之,他们的这些仿佛被善良和邪恶交替主宰的灵魂写出的歌尽管有卡通式的抒情,音乐的感染力却一点不打折扣。

2013.7.8

海德公园 《镜报》

自1969年举办那场传奇演唱会的44年后,滚石乐队重回了海德公园。基斯·理查兹自2006年动脑部手术后已不复从前的举重若轻。如今,演出“重活”大都由朗尼·伍德来干。米克·贾格尔的声音也依然不可抑制。当他说到“让我们像从前一样共度一段肮脏又低俗的时光”时,我们相信他依然有这个能力,即使他已是一个年近八旬的老头。经过五十年的时光,“滚石”依然知道怎样给台下乌压压的人群最想要的东西。

2012.11.26

伦敦O2体育馆 《卫报》

让人遗憾的是,滚石从1981年开始就结束了他们的征途。他们再也没有创造出什么有生命力的艺术作品,却通过一场又一场的大型巡演让自己变成了活生生的赚钱机器。事实上,他们似乎想通过用最少的努力赚最多钱的方式来庆祝自己的“五十周年生日”。

他们的演出一向以票价高昂著称。为什么人们依然愿意花1000英镑去看一场演唱会?答案是舞台上的五个人,有三人仍保持了他们五十年前让人迷恋热爱的状态。你可以看到吉他手米克·泰勒依然令人汗毛直竖的吉他演奏,也能看到他结束一段Solo之后给了基斯·理查兹一个大大的吻。一句话,滚石就是有本事让这些被唱过无数遍的歌仍然鲜活,并不断攀上情绪的高峰。

2012.12 纽约

布鲁克林 《好莱坞报道者》

你可以嘲笑滚石只是在贩卖怀旧情绪,却不可否认他们的演唱会依然是半个世纪以来的现场演出之王。

米克·贾格尔到底老了,忘词在所难免,也有那么一些懈怠的瞬间,但他的声音并未失去壮年时的力量。年近七十的他在舞台上奔跑的样子,让他的年龄瞬间减掉一半。两位吉他手的反复段落依然不可磨灭,查理·沃茨的鼓则保持了一贯的精准和多变。

国内音乐人谈滚石 装得了坏就能赚钱

滚石长盛不衰的魅力在哪里?晨报记者采访了媒体人、埃莉诺乐队的主唱王宇,以及另外一支乐风深受滚石影响的国内新锐乐队From next in的主唱孙墨和贝斯手牛东。他们认为,滚石长盛不衰的魅力来自于音乐、个人、精神以及时尚等方面。

音乐:“跟滚石比,披头士只是最好的流行乐队”

牛东回忆起第一次听滚石乐队,一开始便觉欲罢不能,“第一次听他们的歌应该是《Back Of My Hand》,大概是2005年或者2006年,好像是那会儿大家都在说老摇滚乐队滚石又出新专辑了,我是带着疑问的态度去听的,当时的我喜欢一些比较金属风格的重摇滚,但一听滚石,就被歌曲那种随性的布鲁斯感觉迷住了,后来一次在朋友的家里又听到这首歌,而且朋友给我翻译了这首歌的歌词,并分享了他的感受,后来就像着了魔一般,我一下子听了他们的所有专辑,也就在那时萌生了想组建一支类似的摇滚乐队的念头。”

孙墨认为:“就同一时期的乐队来讲,我不喜欢太商业的披头士,虽然他们属于一个时代的标志,但我更喜欢滚石这帮老顽童的真实。我本身就喜欢布鲁斯这种根源性强的音乐,而英国人演绎的布鲁斯有很多不一样的东西,看似随性,但音乐里却渗透着不列颠人的贵气。我知道滚石是因为微软,一个朋友告诉我Win95操作系统的启动音乐就是来自滚石,而我算是我们乐队里听滚石比较晚的,是从后往前听的,从 2005年的《A Bigger Bang》开始一直听到他们第一张同名专辑。大家听音乐会有一个普遍的感觉,很多艺人很难在这么长时间里保证音乐元素的纯粹性,但滚石是典型的一支。”

王宇并没有像牛东和孙墨一样奉滚石乐队为精神领袖。他更愿意把滚石称为伟大的布鲁斯乐队。从历史角度来说,上世纪60年代美国尚处种族隔离时期,对黑人的歧视问题依然严重,在文化上有一定隔阂,贝斯手基斯和主唱贾格尔把原本属于黑人的音乐带到了白人的世界,“滚石一开始是没有自己的作品的,他们比同时出道的披头士慢了半拍,当时很多人觉得喜欢披头士是特别潮的事,而披头士也的确在音乐方面做过很多创新。滚石的音乐根源就是布鲁斯,主唱贾格尔的唱腔也明显受黑人音乐的影响,表演时非常即兴。换句话说,滚石玩的音乐很大一部分继承自黑人的音乐,同时在主流市场把它成功推出来,这才是滚石的伟大之处。”

等到滚石终于开窍,唱自己的歌时,披头士的列侬写出了一首划时代的歌曲《明天永远未知》,开创了摇滚历史上的迷幻时代。滚石直到一年之后才写出了一首相同主题的《昨天发生了件奇妙的事情》,而这时,披头士已经录制完成了一整张迷幻概念专辑《胡椒军士》,再一次走在了时代的前面。滚石当然不甘心失败,也录制了一张迷幻专辑《魔鬼陛下的要求》,但却被媒体评为“拙劣的模仿之作”。直到披头士解散,滚石这才终于看见了当歌坛老大的希望。

那么,滚石没有才华吗?王宇说肯定不是,“如果硬要找出原因的话,那大概是口味不同。在一个铁杆布鲁斯爱好者看来,滚石才是历史上最棒的摇滚乐队,披头士只不过是一支历史上最好的流行乐队而已。”

形象:“如果你装坏,就可以赚到钱”

王宇觉得喜欢滚石是因为吉他手基斯,“这个人的人生很摇滚”,所以说音乐方面能够打动人是必须,乐手的个人故事也不能寡淡。

其实一开始滚石走的是小清新路线,但走着走着,却变成了坏小子,这和他们的经纪人安德鲁·奥德海姆有关。披头士红了之后,他认定公众需要一个对立面,一个披头士的对手,于是他相中了滚石。他规定乐队成员把头发留得比披头士还长,乱蓬蓬的,树立起“粗鲁、叛逆、威胁”的形象。在音乐上,他们与披头士反其道而行,主要是在黑人传统音乐的基础上,强化布鲁斯音乐的浓烈风格,突出摇滚乐的厚重节拍。让基斯把吉他音色调成粗糙刺耳的噪音,鼓励贾格尔用一种充满恶意的怪腔调唱歌。他买通了英国媒体,成天在报纸上造势,说披头士的竞争对手就是滚石。而披头士由于音乐越来越好听,孩子们的家长都开始喜欢上他们了。滚石及时填补了空白,把自己打造成家长们的“噩梦”。于是,英国青少年当中的那批最反叛的人抛弃了披头士,加入滚石的阵营。一开始,教养良好、富有社会使命感的贾格尔很不习惯,但经纪人用一个浅显易懂的道理说服了他:“如果你装坏,就可以赚到钱。”

半个世纪过去了,他们在假装坏小子这件事上入戏太深。贾格尔把一个男人的生命特征活到了极致。他是除列侬之外世界最成功的乐队主唱,名利双收,坐拥亿万家产,挥金如土,无数美女投怀送抱,包括前法国第一夫人卡拉·布吕尼。很多人认为他们是摇滚生活方式的最佳代表。

精神:坚守纯粹的音乐与率真

很多人在说滚石精神,王宇却觉得,“没有什么特别的滚石精神,他们就是一个时代的开拓者,几个摇滚活化石。所有的一切都是别人加上去的。其实我并不算滚石的死忠乐迷,我们这个年代的人应该不懂什么叫死忠吧?”

然而,牛东却认为:“滚石可以算是我们乐队音乐的启蒙老师,尤其是他们的精神。我一直喜欢滚石,我认为他们是世界上活着的最超级的乐队,你想都是那么大岁数的人了,声音还依然那么有活力,音乐还是那么激情,现场更是如此的感染人,而且老哥几个依然那么苗条,有范儿。”

孙墨说:“滚石算的上是那个时期造反精神的代名词。他们的音乐有种爱谁谁的精神。当然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乐队也有过比较严重的迷茫期,甚至有过队内分裂的情况,但他们都挺过来了——这一点我觉得应该是现在很多乐队值得学习的地方。很多乐队因为理念不合导致分裂换人或解散,其实往往坚持下去或许都能走出低谷,但能够专注的人实在太少,也太浮躁。音乐这东西本身就应该没有那些所谓浮华来污染。本应该是纯粹的感觉,你在玩音乐的时候就应该心无旁骛,别想乱七八糟没用的,像老滚石这帮爷爷们多学学,该什么样就是什么样,把自己最率真的一面展现出来就好了。最后希望滚石精神永远滚动下去,也希望更多的年轻乐队去汲取他们身上的精华。”

时尚:既可以俗气又不像小丑

此次演出,有一个“大舌头”包围起来的VIP位置,售价8880元,这个“大舌头”是滚石的标志,诞生于1970年,但这个只属于唱片封面的标志却风靡全球,延伸到生活的方方面面。

曾经滚石的创作模仿披头士的风格,连穿着打扮也和披头士一样。后来,他们决意摆脱披头士式的形象。 1970年,大嘴标志诞生的那年,贾格尔突然意识到他们需要一些与众不同又造型各异的巡演服,从此步入有型时代。这也跟最初的经纪人安德鲁·奥得海姆颇有关联,他是个“服装狂人”,他包揽了乐队成员的演出服和平日着装,先给他们穿上套装和细条领带,之后是圆领T恤配灯心绒短夹克,然后长头巾附带恶魔般的臭架子,最后再来一顶“山姆大叔”礼帽。年纪大了之后,乐队成员依然俏丽,他们没有鼓起大肚子,尤其贾格尔,70多岁的人了,腰围不到2尺5,他们的风格转为剪裁考究、瘦削紧身,这也启发了无数男装品牌走“紧”、“小”的路线。

每次登台前,贾格尔都要经过冗长的讨论和试穿,这个肖像般的人物,从头到脚都不是随便玩玩的,而是皆有出处。而他影响了无数品牌的设计理念,现在看他们30年前的搭配仍不过时。所以,有人说滚石有长盛不衰的时尚生命力,这得益于他们“混杂”的形象。既可以俗气又不像小丑,既可以说美也可以归为丑,既可以华丽也可以腐朽,既有刚硬味道又流露出阴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