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GAZER ~星の扉

gundam seed

00:00/00:00

小学还是预备班的时候,教室里的电视某天中午吃饭时放了Gundam的战斗画面,瞬间就喜欢上了这部动画。当天回去难以忘怀,觉得这是人生中一定要收的作品,拿上压岁钱就跑去了门口的音像店。凭借着在学校里看的那十几分钟的画面,用『机器人』,『战斗』等词汇和老板描述了我想要的东西。而在老板拿出了同系列的『Gundam W』后,我做了一个无比重要的决定,就是在疯狂想要买下相似的此片的前提下灭了一时的冲动,强忍着拿了压岁钱就回家,现在想想真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很多天以后,在2000年年初特别火的某家音像店里找到了价值100+的上下套高达SEED影片(VCD),毫不犹豫的买下就似乎是命中注定一般。它成为了我人生中对我有最深影响的一部动画片,引领进入了日漫,启蒙了对日音的追求,也因为这部动画在初中结交了一些要好的小伙伴。 到了初中又同时追了火影和Gundam Seed Destiny的碟,相对于火影,SEED有着更深的情感在内,时间更早,收藏了正版,音乐更棒。后来追的Gundam 00等剧情同样精彩,却少有留在脑海里的回忆了。

一直想要做一张SEED的精选集,尤其是在前一两年Remaster重置版出来的时候,只可惜因为时间不够和虾米下架的原因耽搁了计划,在这里继续挖个坑,以后来补这里的一首『STARGAZER』是高达SEED番外篇观星者中的一首主题曲,对于观星者印象极少,当时说是一个类似astra的外传,连着两个礼拜出了两张封面不同的碟,买回去似乎内容却是一样的,也就是说这观星者只有短短一节? 长久以来都没有明白透彻,至今任然是未解之谜.. 

谈谈『STARGAZER~星の扉』,根岸这张专辑里的两首歌(三日月绝对是另一首好歌,当初淘碟的时候没少找错过同名的)都非常棒,STARGAZER中这两句中的转折是我最喜欢的 (逃(に)げない 仆(ぼく)は决(き)めたよ 君(きみ)の温(ぬく)もり傍(そば)に 感(かん)じて)。而开头前50秒的表现力都似乎箭在弦上,到了1分10多秒骤然爆发,开头部分与1分34衔接音乐段的乐器配合让人中毒,1分45小提琴的再次引入非常的『轻』,使得3分11秒小提琴更长的表达特别赞。对根岸的了解并不多,但是个人觉得声音是录音室里修过的(高音小像松隆子),总之最终结果是人声听着特别棒,从开篇就塑造了无比宽阔的场景感,无愧观星者这个名字。从低到高逐渐过渡的音高,慢慢把听的人带向无边的宇宙。人声的结尾也特别棒,种种加起来,就写上note了,又是一首迟写了近10年的歌曲

高达SEED碟片

負けないで・揺れる想い~坂井泉水 追悼オルゴール集

火影那篇以后填坑了。因为今天听到羽田裕美一张关于ZARD的专辑(钢琴)时突然想看看自己以前是怎么写的,然而并没有在博客里搜索到,为何会如此!

照例先占坑,因为版权问题虾米也没有泉水的歌,可以去百度或者网易云音乐搜索下。具体的歌单以后填坑的时候献上,等我先全部过一遍再说。

这里先放上虾米唯一有的music box版本的音乐集。

00:00/00:00

Continue reading

The Rose (extra ver.) – 手嶌葵

THE ROSE 图

00:00/00:00

手嶌葵的英语真是棒,日本流行乐界英语发音好的和发音差的绝对是差距显著,天地之别。手嶌葵有一首曲目算是个人推荐必备的日语歌曲了:<さよならの夏~コクリコ坂から~>, 吉卜力下印象最深的除了一堆顶尖的动漫交响和传统歌手唱的曲目外,就属<Arrietty’s Song>和<さよならの夏~コクリコ坂から~>最深得我心,算是固定风格的喜爱向,现在的歌曲种类纷繁复杂,这种定性起来说不准会被排到“治愈系”里,但是同样的乐器也可能奏出恢宏的感觉,所以暂且归为淳朴本源属,天空畅游种的类型吧,来点小竖琴,加点风笛,已然超神。

而<The Rose>就是带有纯爱含义在内的歌曲了(好多日剧也是如此),并没有看过用其作为主题曲的电影[「ローズ」より]。歌词有多文艺看前几句就知道了,能直译过来即可成诗的”Some say.. It’s…”,还有本身就美得一塌糊涂的原文。说到原文,这首歌最早是由Amanda McBroom在90年代唱的,对比一下吧,我觉得这是美式和日式抒情的典型区别了,估计来几个社科人文科学家能写出几篇得奖的论文来。

说到英语和中文,就想到法语。这年头纯粹的法语控不知道还多不多,曾经大趋势有人鼓吹法语美到没朋友,法语元音多听起来柔,法语歌好听到爆炸。像我们这种听日语歌听法语歌不看歌词基本就在听“发音”的人,最重要的就是这个语言带来的感觉了。但是说法语牛逼真的是因为别人语言本身比较严谨好么,要说听起来最柔美的难道真的不是我们亚洲的音乐嘛!欧美的语言大多有很强的连续性,在读音上的技巧也是相当多,而亚洲语言大多数错落有致,单个音的忽高忽低不会很轻易融到前后的连贯中,就整体节奏来说就像是Glenn Gould弹得琴一样。而很多像波涛起伏的大海一般的欧美语言,虽说也可是淳淳流水,但总体来说还是有“涌动”的感觉,而不是“叮咚”的潜在节奏。像<Hélène>能在中国那么那么火,个人觉得有很大原因是朗朗上口,很大的缘由就在于这个节奏模式搭上了我们的发音习惯。正常发音时的音高,整个语言中重音的出现频率,还有一堆其他的因素,都使得它们之间变得截然不同。不过我还是要说一句,日语赛高!但是,歌怎么样和这些有关系,不过只是很小一部分的关系,虽影响到了整体,但这影响是中性的,对有固定模式喜好的人才会有区别。

00:00/00:00


大学有过一个法语老师,还有一个日语老师,一个推起眼镜,讲述着版权和深爱着的法国文化,给我们放[欢迎来北方];另一个扶起眼镜,描述着生活与喜欢的日漫日音,给我们放[樱桃小丸子]。

<Arrietty’s Song>做下预告吧,发现自己有太多喜欢的歌没发过。